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道教入门 > 经文注解 > 《悟真·绝句六十四首》新注

《悟真·绝句六十四首》新注

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姗 更新:2013-07-28

说明:《悟真篇》被《道藏精华录》誉为:“辞旨畅达,义理渊深,乃修丹之金科,为养生之玉律。”可见其在内丹养生学上倍受推崇。

作者张伯端,字平叔,南宗开山之祖,北宋天台(今浙江天台)人。生于宋太宗太平兴国九年(公元984年),成道于宋神宗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,住世九十九年。

真人以绝句六十四首象易之六十四卦,在六十四卦中,以乾坤为鼎炉,坎离为药物,余六十卦为火候。鼎炉、药物、火候为内丹性命双修之核心,尤以火候必要亲听明师之语,才能登性命双修之堂,入长生之学之正路。

今以龙门派一家之言,作注此绝句六十四首,以期好道高尚之士明理解惑,同得道果,同证菩提,不足之处,敬请方家指正。

“赫赫金丹一日成,古仙垂语实堪听。若言九载三年者,总是迁延挨日程。”

注曰:

张果老祖师曰:“赫赫金丹一日成,黄芽不离水银坑(喻心位),功成虽未三周半,开炉已觉放光明。”圣人攒年簇月,攒月簇时,一时又分为六候,前二候采药,后四候温养成丹,故曰:“一日丹成”,“以时易日法神功。”实质指一旦止火,金丹成熟。吾师云:“成丹时,金砂多,遍地金光。”

伪邪师不知此,指要三年筑基之后,才好采药,岂非贻笑大方。大道真传百日筑基。吾师云:“入洞真修百日,即有真火候,真神光。”通督脉后三关后采药只需半小时,即得甜如蜜之甘露,哪里需三年九载。伪师实未得诀,哄你供养于他,他死后什么也没有,空耗青春钱财!邪师好男女双修,借修道之名,行玩弄异性之实。陈泥丸祖师谆谆告诫后贤,他说:“宁可求师安乐法,不可邪淫采精血。”并尖锐指出,此辈人等是“树根已朽叶徒青,炁海波翻死如箭”。此为古仙之好语,切须记!同道志士,要拜明师,不可拜伪邪之师。

“日月三旬一遇逢,以时易日法神功。守城野战知凶吉,增得灵砂满鼎红。”

注曰:

一旬为十天,三旬为三十天,一个月。月亮本身不发光,只能反射太阳之光,称为日月相交,一月之内,月亮有圆缺,故“日月三旬一遇逢”。丹家用攒簇之法,将一年之火候攒于一月,将一月之火候簇于一日,将一日之火候又攒簇于一时,故称“以时易日”。此时在人身上喻为活子时,非指天道。丹家以天道比喻丹道。此时至,外阳举。又以军事上“守城”喻为炼己,炼己成熟,此心不动,机动时能够守住城池,以情动精溃喻为守不住城池。丹家以身喻城,精失,则城墙缺口。又以精炁喻为白虎,因虎能噬人,而要将此虎驯伏,必须要武松打虎,故丹家以采药喻为“野战”。能够采药,化为甘露,则战争胜利,否则,则为失败。鼎居心位,坎中之阳喻为大赤,“灵砂”为铅,将此坎中之阳擒来,铅汞会合,自然“满鼎红”,红黄为命光之色。采药时精失则凶,能将此真精擒来,则吉。得诀之士,精进修道自然能圆通此炁,炼成活活泼泼之元神。

“月才天际半轮明,早有龙吟虎啸声。便好用工修二八,一时辰内管丹成。”

注曰:

丹家以“虎啸风声、嗷嗷龙吟”比喻人体精炁充足程度,此时细耳听来,觉耳旁有丝竹之乐,实为真炁行走之声。精炁充足,如闻风声,但绝非耳鸣,耳鸣为病。月之半轮,为“一八”之数,为真铅,“上弦金半斤”,为初八之月象,丹家以月喻为真铅,又常以“月窟里藏坎”喻水府里藏精。如此采炼几次,自然身体内元精渐充足,有龙吟虎啸之声。石杏林祖师曰:“但知归复法,金宝积如山。”此精炁越补越足,补至阳光三现,将精炼完。身体里元精要足未足之日,有“龙吟虎啸”之喻,如此当一意前追,将元精补之至足。

“二八”喻精炁至足之金丹,一时辰内分六候,前二候采药,后四候温养。正子时一至,将元精采炼,半小时得药,得药后自然温养。

“先把乾坤为鼎器,后抟乌兔药来烹,既驱二物归黄道,怎得金丹不解生?”

注曰:

乾为鼎,居心位绛宫,坤为炉,居下丹田。丹家有安炉立鼎之说。然鼎原无鼎,炉原无炉。精生炁发则为鼎炉。炉内生火,鼎内盛水。吾师曰:“炉中火发,是炉内火种自动发火。炉中发火,是外火进入炉内。”炉中火发,是精气旺动,要出未出之时,称为炉中火发,用取火、运火擒此真炁。炉中发火,如北方人生炉子,用纸、木屑等发火,是外火进入炉内。炉中发火,是一阳初动之炼法,吾师曰:“容易发起炉中火,外阳不收自归巢。”此时用眼下照,眼生真意,真意采此元阳,徘徊几次,外阳萎也。因眼为阳,阳为火,故称发火,外火(眼中阳火)进入炉内。“炉中火发”为采药之炼法,一阳来复正子时,采此真铅,此二者较难分别,学者细悟之!

“乌”为金乌,为真阴,“兔”为玉兔,为真阳,此为炼丹之药物,真铅真汞也。“黄道”为中宫黄庭。将此二物归于中宫,自然凝为金丹。二物如子母之相恋,如夫妻之欢聚。吾师太王圆吉云:“关来门,塞去路,夫妇抱,睡一处。”夫妇者,喻为真铅真汞也,睡一处者,为中宫黄庭也。关来门,塞去路,喻指封固之法也。非为邪道,学士可不省哉。

“离坎若还无戊己,虽合四象不成丹。只缘彼此怀真土,遂使金丹有返还。”

注曰:

《参同契》云:“离己日光,坎戊月精。”离中真阴,为己土,坎中真阳,为戊土,故“彼此怀真土”。戊己为真土,有两意,一意为戊己土,为真意,喻为黄婆,二意为中宫。离坎为中男中女,喻为夫妻,如无黄婆为媒,则无法结成夫妻(因古时成亲有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)。因为媒婆之作用,使得七返九还。无此真意,不能成丹。吕祖云:“二物会时为道本,五行全处得丹名。”

“日居离位反为女,坎配蟾宫却是男,不会个中颠倒意,休将管见事高谈。”

注曰:

离为中女,号为姹女,坎为中男,号为婴儿。“蟾宫”为水府。吾师云:“婴儿门外跳,姹女招手叫。”修真之士会招手叫否?会招手叫,乃是会无孔双吹也。颠倒者,是逆行也,取坎填离。不会性能量逆流,化为甘露,则为井底之蛙,以管窥天。理性之士高谈阔论,好充人师,但大限一来,汝能逃乎?赶快寻觅明师,不要高谈阔论。丹经云:“大道从来绝名相,真仙本是无花草。”性命双修之诀,从不着于文,师徒口耳相传。《参同契》云:“写情着竹帛,又恐泄天符。”写在丹书上的尽是比喻,不可强猜,强猜徒惹方家所笑!

“震龙汞出自离乡,兑虎金生在北方,二物总因儿产母,五行全要入中央。”

注曰:

“震龙汞”为木,离为火,常道顺行,木能生火,丹道逆行,火反能生木,“兑虎金”为金,北方为水,常道顺行,金能生水,丹家用逆,水反能生金,此五行之颠倒。

二物为“真铅”(水中金),“真汞”(火中木)都为“儿产母”。常道金能生水,水为金子,金为母。丹道逆修,水反能生金,水为母,金为子,故曰:“儿产母。”五行为金木水火土。木火为一家,汞;金水为一家,铅,此二物在黄婆之媒家勾引下,要归于中宫黄庭土位。故曰:“五行全要入中央。”

太白真人歌曰:“五行颠倒术,龙从火里出,五行不顺行,虎向水中生。”皆比喻性命要双修,真诀要明师。又以“青龙下海”喻一阳初动之炼法,真汞会合真铅,此冲脉之作用。以“猛虎上山”喻采药之功法,真铅会合真汞,此督任二脉之作用。

“咽津纳气是人行,有物方能万物生。鼎内若无真种子,犹将水火煮空铛。”

注曰:

“咽津”,是咽唾液,有生精之功,丹家称唾液为玉液。“纳气”是吸纳空气,早晨起来呼吸新鲜空气,此二法皆后天之法,非金液还丹之采炼先天。“真种子”为真铅,佛家称为“真种”,六祖慧能曰:“有情来下种,无情果不生。”“有情”,丹家称为“情来”,“活子时动”,“外阳举”,又称为“时至机动”、“爻动”、“盗机”等等,此时至,先天之药从内肾而出,逆上督脉,归于中宫。绛宫为心位,心位为鼎。祖师此诗点出修道之物质性,绝非闭门空谈,“有物方能万物生”,此物为先天甘露,比蜜糖还甜,此物丹家称为金液,此金液凝结即为金丹。此丹能返老还童,成道飞升!尸解之有道高僧高道,火化时会产生舍利子。舍利子即为金丹。《书》曰: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,”“大盗”非指盗东西,乃指盗取此先天真一之炁,是炁为万物之祖,天地坏时,此物不坏。舍利经高温烧烤不化,此为明证。

伪道实不知此机,也不知火候采药。“铛”为烙饼或做菜用的平底浅锅,“空铛”里面无东西,下面烧火,岂不将此铛烧坏,这是世间常理。祖师以此比喻若不能得到此真铅,则“万般作为枉施功”。内丹真传得此真铅,归于鼎中,则“架火封地,水银成形”。如鼎中有水,下面有火炎炎烈烈,鼎烧不坏,丹家无药则无鼎,有药则鼎来,封地指封固,不让鼎中水溢,实则封住精炁,不使走失。如此于鼎中烹炼,自然金丹成形。

“华岳岩前雄虎啸,扶桑海底牝龙吟。黄婆日解相媒合,遣作夫妻共一心。”

注曰:

“华岳”为西岳华山,方位为西,虎生西方,即元精藏于坎位,坎卦卦象为,阴中有阳,为真阳,故喻为雄虎,“扶桑”为东海,“牝龙”为真汞。“牝”为雌,阳中之阴,故为雌。离卦卦象为,为阳中有阴,其阴为真阴,故喻为牝龙、火龙,方位为东,居于离位,即“真汞产生离”。此离为中女,坎为中男,丹家喻为夫妻。在黄婆(媒婆)之作媒下,结为夫妻。

此诗用浪漫主义描述一下,即是山头虎啸,则海底龙吟,一问一答,在黄衣之仙牵引下,白虎青龙鹊桥相会,结为夫妻,此鹊桥有上鹊桥(为玄膺穴)、下鹊桥(会阴窍)之分。白虎从下鹊桥,至泥丸,称为白虎上山,从上鹊桥归于中宫。青龙从心位下行入中宫(称为青龙入海),与白虎相会,结为金丹。丹家称为“三家相见,四象会合,五行入中央”,皆指此事,岂不至简至易哉!《黄庭经》云:“治生之道了不繁。”又曰:“寸田尺宅可治生。”这“寸田尺宅”即为中宫。大道修炼,关键在中宫与活子时,得此,则神仙之活计尽知矣!

世间之夫妻结亲,产下婴儿,甜甜蜜蜜,为女子怀胎。而丹家“夫妻”相合,则产下“圣胎”,潇潇洒洒,为男子怀胎。白玉蟾祖师云:“怪事教人笑几回……男子怀胎笑煞人。”

“调和铅汞要成丹,大小无伤两国全。若问真铅何物是,蟾光终日照西川。”

注曰:

丹家三家相见,指真铅(他家),真汞(我家),黄婆(媒家)相见。丹家以家喻国。以阳尊阴卑分大小,真阳为大,故真铅为大国,真阴为小,故真汞为小国。铅汞为同类之物,相见相欢,何有伤乎?此铅汞之调和,指半斤八两之意,金丹重一斤。实则真铅,真汞归于中宫,会自动调和,学士只要无念温养即可。久之,真铅会发出红黄之光,此光为“蟾光”。蟾有三足金蟾之意,喻指精炁神充足。戏剧上有《刘海戏金蟾》,内丹祖师有刘海蟾祖师。“西川”为下丹田。学士采药,蟾光出现,闭目内观,即可“终日照西川”。张伯端真人以此诗,喻指百日筑基后,即有命光——红黄之蟾光于体内出现,内观可见金光灿然。

“竹破须将竹补宜,孵鸡当以卵为之,万般非类徒为巧,怎似真铅合圣机?”

注曰:

竹破竹补,木破木补,人之乾体破,元精失,以元精补之。《参同契》曰:“同类易施功,非类难为巧。欲作服食仙,当以同类者。”真铅为真阳,为先天之母炁,真汞为真阴,为后天之子炁,二物相见,为同类之物,如母子相亲。内丹修炼以此为准,如孵鸡必以受精之鸡蛋才能孵出,如果以非类之物,如木石,能孵出鸡来吗?此真铅合至圣之机,自然之道也。

此诗祖师点出外丹之物为非类之物,不可以炼内丹,不可作内丹之药材。

“药逢气类方成象,道在虚无合自然,一粒灵丹吞入腹,始知我命不由天。”

注曰:

此药为甘露,为先天真一之炁,为母炁。后天己身之炁为子炁,母子相见,为同类之物,自会凝结,如钟乳之状。采药之要,在于候自己活子时之炁动,此炁动为自然之动,非有意使其动。丹经曰:“勿忘勿助。”“勿忘”乃指不要忘记此机,此机至而不知,是因为昏沉散乱。“勿助”指不要发淫思,有意助之,使外阳举。必须于无思无虑之混沌虚无中,活子时至,才为采药之机。学士采之炼之,自然能得此先天阳炁,将纯阴之体换为纯阳之体,自知丹之可成,我命在我不在天。

“西山白虎正猖狂,东海青龙不可当,两手捉来令死斗,化成一片紫金霜。”

注曰:

此诗言采药事。刘海蟾祖师云:“左手捉住青龙头,右手拽住白虎尾。一时将来一口吞,思量此物甚甘美。算来只是水中金,妙达玄机真个理。”

“白虎猖狂”言采药之二候,正子时至。急采此动机之药。石杏林祖师云:“万籁风初起,千山月正圆,急须行正令,便可运周天。”“青龙”为后天子炁,“两手”为真意。用真意使后天子炁(真汞)带先天之炁(真铅)逆行督脉,使白虎归于中宫,自然会合青龙,化为一颗紫金丹。

此诗如动画相似,皆比喻。好道诸君请思之。“出洞白虎”极为猖狂,遇锐不可当之青龙,相互厮杀,白虎斗不过青龙,乖乖随青龙上行,丹家喻为白虎上山。此虎一上山,即化为甘露。其要诀为道家不传之秘,所谓“万两黄金不卖道”,不卖的就是这个道。此道得,则立跻圣地,寿比南山。

“安炉立鼎法乾坤,锻炼精华制魄魂,聚散氤氲成变化,敢将玄妙等闲论。”

注曰:

丹家安炉立鼎,效法天地。心为离为鼎为日魂为天,肾为坎为炉为月魄为地。丹家仗真意锻炼精华,以制魄(喻真铅)魂(喻真汞)。在混沌氤氲中(即无思无虑之状态,如未修道之人睡梦之中外阳举,人不知),活子时到,修道之人要识得真,抓得住。张三丰祖师云:“电光烁处觅真种,风信来时寻本宗。”祖师以此比喻元精于电光火石之间,倏忽就走了。如老鼠出洞,忽悠一会儿就不见了。修行之人如老猫守洞门,以候老鼠,如为一懒猫,则不久会饿死。必须为一勤猫,陈泥丸祖师有“戒誓立辛勤”之语劝戒修道之人。

丹经云:“如猫捕鼠兔逢鹰,急急着力又加勤。”真修道之人要在这电光火石间作功夫,此其修道之难也!故六祖慧能祖师长坐不卧,陈抟祖师长卧不坐,以五龙盘体睡法,二祖为何要如此,惧元精漏也!陈泥丸祖师云:“辛苦都来只十月,渐渐采取渐凝结……有一婴儿在丹田,与我形貌亦如然。”祖师修道皆言辛苦,力敌睡魔,奈何世上有好此道者,日升三竿犹未醒!活子时要自然至,修道之人要一门心思,待法财侣地齐备,入山修大功,在氤氲混沌之中,心思清静,采此水中金,此等闲之人能闻哉,能修哉!不可将此玄妙等闲视之!

上一篇:《周易参同契·魏真人》自序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道教信仰

鸿钧老祖收有三大弟子:太上老君(道德天尊33重天),元始天尊(三清之首35重天),通天教主(灵宝天尊34重天)。老子即...[详细]

五禽戏,由三国时著名医家华佗所创,是一套以模仿虎、鹿、熊、猿、鸟五...[详细]

近百年来,随着来华学人的增加,特别是二次大战以后,随着宗教学...[详细]

版权所有:中国道教网 京ICP备12033730号-1

Copyright @ 2003-2012 wuwo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